标签归档:即刻

RSS已死,内容永生

## 背景

Jellow(即刻)上这两天《RSS 二十年》一文多次出现在时间线中,看了过后也想写一篇,本来计划年底前完成,受 @kyth 老师点赞鼓励,决定提前完成,不知道本文能否终结掉 RSS 这个话题。

## RSS已死

RSS 阅读器的使用门槛较高,因为要主动寻找并添加 RSS 源,内容过滤机制大多不完善,容易出现信息过载,与此同时,对于作为生产者的新闻网站和博主,不能直接带来收入和交流。具体到 Google Reader,官方有推荐 RSS 源,但就十几个,更多的内容发现要靠自己,这方面抓虾、鲜果就好很多,除了详尽的分类还有排行榜等渠道,虽然不可避免地随着用户数增加而水化严重。

一个产品,要么带来用户,要么带来收入,Google Reader 两样都有欠缺。用户侧,没有找到直接数据,但通过百度指数和 Google Trends 可知搜索热度较低;收入侧,Google Reader 前产品经理 @Brian Shih 亲承:“Reader never made money directly (though you could maybe attribute some of Feedburner and AdSense for Feeds usage to it)”。基于以上,Google 主动关停服务没毛病。Brian Shih 还补充说:“and it wasn’t the goal of the product”,那想问 Google Reader 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是信息聚合,还有提升空间。

2013 年 7 月 RSS 阅读器中的王牌 Google Reader 正式关闭,之后国内那一拨同类产品鲜果、抓虾等先后停服,国外的 Digg Reader 也在 2018 年 3 月关闭,要知道 Digg Reader 可是赶在 Google Reader 停服前夕上线的。由此可见不只是产品问题,更是行业问题。

## 内容永生

Google Reader 下线,但内容消费没有停止。国外,能看朋友动态的 Facebook、能看视频的 YouTube、能看世界动态的 Twitter、能看图片和视频的 Instagram 持续火热。Blogger 和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 还创建了长文平台 Medium,但业务发展一般,36 氪上也没什么报道。某种程度上,如果说长文更能代表深度内容,那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平庸。

国内同期的内容平台是人人网、QQ 空间和微博,长文在博客时代后有点断档,直到微信公众号、简书、知乎专栏等上线。微信公众号的编辑发布流程对博客写作者并不友好,前期内容分发机制也有欠缺,但总体还行,尤其是在原创保护方面。简书,“最初因为编辑器好用吸引了一批爱创造内容的用户,结果不好好做内容分发,搞什么币什么钻,打烂了一手好牌”。平常搜索(多为互联网内容)跳转过去的博主很多已经停更,同步到简书的文章阅读量也一般,甚至比不上没怎么认真更的微博。知乎专栏,产品迭代缓慢。最终,长文领域微信公众号一枝独秀,话说微信团队的前身 QQ 邮箱团队早前也做过一款 RSS 阅读器:“阅读空间”,不知道对公众号的成功是否有加成。

今日头条的崛起则是算法推荐的胜利,当时也有点看不起头条,觉得内容 low,但头条早期并不生产新闻,那些内容平时也在那里,只不过之前没听说而已。对于头条的理解直到在《内容算法》中看到 “内容是消费品” 这句话才算终结,也是头条最关键的 insight,换句话说,极客用户(部分自以为)关注信息获取,普通用户关注内容消费,同时两者边界并不明显。

再后面就是快手抖音的崛起。这些平台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对监管更友好,分发效率更高,消费者阅读、交流成本更低,同时,生产者创作成本更低,还能收获名利,不比 RSS 阅读器火才奇怪。

## 谁是未来

### 所有人创作

前段打开网易新闻(事实上很久没用,但一直留着),发现内容已经自媒体化,有些遗憾,自媒体的平均水准肯定不如传统媒体,因为传统媒体有门槛。作为内容产品,内容第一,消费者因为内容过来,而内容来自创作者,所以把握创作者就是把握一切,创作者包括个人(专业人士、名人、明星等)和组织(传统媒体、新媒体、政府机构、企业等)。@张一鸣 早期说:“实在不想看微博,但是目前还没有信噪比明显更高且信息同样多的产品”​​​​就是这个道理。

之前在《聊聊简书》中说:“生产者永远是少数,然后是一部分互动者 / 传播者 / 组织者,最后大部分是消费者。针对生产者,如何营造良好的写作、交流氛围,如何降低写作成本,如何设计良好的激励机制鼓励写作者持续产出,都是课题”。现在看来,略显片面,不同品类、载体内容背后的生产者不一样,如果平台包含丰富的品类和载体,最终的生产者会多很多。

### 所有内容

关于内容,载体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具体形式包括文字片段(Twitter 早期)、问答、文章、小说、正方形图片(Instagram 早期)、普通图片、GIF 动图、音乐、播客、Live Photo、短视频、普通视频、影视节目、直播等,平台需要根据自己的定位进行选择。

首先,每种载体都有其适合承载的内容,比如严肃类内容适合文字呈现,程序性知识适合视频呈现。每种形式也有其推崇的创作者和内容,比如作家不需要长得多好看而演员需要,比如《继承者们》每集结束总会埋一个梗让你想追下去,再比如抖音中手指舞、“主播说联播” 的流行;其次,越到图片、音频、视频,越不用动脑,这也是 Instagram、快手抖音流行的原因之一,当然更重要的是短内容的崛起,本身创作、消费成本比长内容低,之前 Twitter、微博已经分别超越 Blogger、博客中国。随着移动时代的来临,时间碎片化,适合短内容消费;再个,音乐影像相对无国界,抖音上欧美地区已经和国内前期一样各种 #stayhomechallenge,荒诞的地球村感(和平行时空感)。想想更早期 90 年代的粤语歌、港片,00 年代的 K-pop、韩剧,影响确实比语言文字广泛。

### 给所有人

@张斐 曾说:“如果内容是不能流动的,那它的价值是非常低的,就如同放在一个静寂山谷中的一本书,没有任何商业价值”。换言之,你有一个好想法,没有告诉任何人,受益的只有你自己,如果分享出来,那就是 “你有一种思想,我有一种思想,彼此交换,我们就都有了两种思想,甚至更多”,这也是 Yahoo!、Google、百度、Wikipedia、Facebook、YouTube、Twitter、微博、Instagram、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快手抖音等内容或内容连接平台的价值所在。

个体层面,人的需求是复杂的,既有关注热点八卦的需求,也有关注行业信息的需求,同时人在成长,之前喜欢的内容品类,现在未必喜欢,现在喜欢的未来未必喜欢,再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在,对信噪比的定义不同,但只要内容够丰富,就能满足用户需求。群体层面,普通用户多,极客用户少,作为平台,如果有机会,应该服务最广泛的用户,我们看到今日头条快手拼多多 “农村包围城市”,微博知乎下沉,B 站泛化,它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平台做的是连接内容和人的事,方式是其次的,重要的是让用户看到他们想看的内容,不管被动还是主动,同时也要进行适当的引导,因为总有更有价值的内容值得被用户看见。算法本身没有价值观,但驱动算法的人有,产品设计者有。

### 大未来

对于未来,“Open Web” 是我希望的,不然不会持续更新独立博客,就是考虑博客内容通过百度、搜狗、Google、Bing 等都可以搜到,微信公众号不可以,所以不愿在公众号平台更新,但 “Open Web” 只是一个美丽的想法。

不管是移动时代前的 Facebook,还是移动时代的 Instagram、快手抖音、即刻等,内容都不允许搜索引擎抓取,其中有用户隐私考虑,有产品形态原因,也有商业化的考量,因为用户数据是广告变现的重要基础,数据留在平台就是竞争优势。再个,平台有自己的定位,包括鼓励什么样的内容,鼓励什么样的人过来玩,这些都依赖自己对内容上下游的掌控并反映在功能层面,比如微博早期限制单条微博不超过 140 字,2016 年调整为 2000 字,小红书 2018 年年初将笔记上限降为 1000 字,抖音最初只支持发布 15 秒视频,后来逐步调整为 15 分钟等。

进一步说,多个 “Walled Garden” 共存是未来。首先不同场景适合进行不同的内容消费,比如就我自己,早晨、睡前和其他碎片化时间刷微博,吃饭时看综艺,睡前听播客,头脑清醒时看书,无聊时刷短视频;其次不同形式的内容共存会有冲突,比如不希望微博中有过多长文,因为看不完会焦虑。比如抖音对长视频的克制,因为其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同样的 90 分钟,短视频可以插 10 个广告,长视频只能插 1-2 个。最后创作者侧,面对不同的观众,输出的内容有所不同。

### 小未来

在内容领域,字节跳动的野心可能是最大的,先后上线的产品包括对标糗事百科的内涵段子、对标搜狐网易新闻的今日头条、对标微信公众号的头条号、对标快手的抖音、对标微博的微头条、对标爱奇艺腾讯视频的西瓜视频、对标知乎的悟空问答、对标汽车之家的懂车帝、对标阅文的番茄小说、对标百度的头条搜索、对标 Spotify 的 Resso 以及和 Instagram PK 的 TikTok。其中有的产品超越了前者,有的没有。本月 @张一鸣 在全员信中宣布将中国业务交给其他同事,专注海外市场,看来是要将 “所有人创作所有内容给所有人看” 进行到底。

不管怎样,内容的战争是长期的,不好预测谁会笑到最后,但我坚信两点:一是 99% 的产品衰亡都是因为产品体验问题,而非其他;二是产品是人做的,产品问题就是团队问题,好的团队兼具判断力和执行力。在未来,期待更多有意思的产品出现,毕竟这个世界丰富多彩,用户需求总有不同。

如果是年轻人社区,期待即刻回归。之前在《聊聊社区》中提过:“或许 2019 年 7 月 11 日的即刻是最接近的,既有被动获取内容的通过兴趣(主题)分发内容的圈子,通过人(社交)分发内容的动态,通过机器(推荐算法)分发内容的推荐,也有主动获取内容的搜索(网页版也能用)。其中主题分发有 Google 快讯和百度贴吧的影子,不同的是非标和极小的颗粒度提高了内容信噪比,而圈子化后的 UGC 既能保证内容供给,更有助于找到同类”。

如果是其他产品,期待在内容组织层面有更多创新,比如知乎收藏夹,虽然多数一般,但也有“真实的外国”这种质量高且更新稳定的。包括豆瓣豆列,自己也有几个豆列在认真更新,内容很有价值;再比如即刻 3.0 的主题,确实很酷,如 @kyth 所言:“传统 RSS 只是机械地订阅一个信息源(其假设是相信一个信息源、人或者机构,能稳定、持续地生产出符合自己预期的内容),但比信息源更原始、更本质的需求,是想订阅一个信息,对一个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感兴趣,订阅未来”。

## 如何面对

根据记录,截至 Google Reader 停服前夕,“一共阅读了 11,637 个条目”,但印象中真正看了的没这么多,当时遇到一个严重问题:信息过载,尤其 cnBeta 等网站内容更新实在频繁,后来只好取消订阅,那种感觉就像看到公司邮箱里的系统邮件,基本全选然后标记为已读。信息过载问题后来在微博也遇到过,取关媒体以及定时取关话痨的个体后,体验有所恢复。微博刷了这么多年,其实没有多少进步,真正成长较快是在 2017 年后,那会儿开始读书。

作为消费者,想看的内容在哪里,去哪里就好,无需排斥任何平台、工具,但也不要将自己限定在某些平台、工具上。目前手机里还留有 RSS 阅读器,因为仍有极少量独立博客在更新,是个信息源(虽然基本不看),阅读方面,Feedly+Reeder 是不错的组合,前者可以方便地在 Web 端添加 RSS 源,后者平时手机端阅读。至于存储工具,早期用过 Microsoft Office、Google Docs 等,现在是 Pocket、Evernote 为主、网站或应用内的收藏功能为辅。

近半年在即刻上看到一些同学折腾 Notion,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工具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的所得,同时相比知识管理,个人更愿意使用信息管理这个词,推荐 @gapingvoid 的 data-information-knowledge-insight-wisdom-impact,一图胜千言。关于信息管理,按 OKR 的思想,目标第一,实施层面,学习、思考、分享、实践缺一不可,其中学习部分建议:一是输出为先,形式包括微博、博客、播客、vlog 等;二是主动输入相对系统的内容,比如读书。前段有个感悟,相比身体、社会关系,或许我们创造的内容才等于我们自己。想到这点,对时间线中的话痨们多了一丝理解。

## 扩展阅读

1、文章:《连线》杂志:Web 已死 Internet 永生今日头条的边界
2、问答:如何预测 Pinterest 和 Instagram 的发展为什么 “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3、图书:马歇尔·麦克卢汉《理解媒介》

聊聊社区

#背景

本身在写一篇关于网易云音乐的文章,其中有部分是聊云音乐没做好的社区,但社区是个大话题,想想还是单独写一篇,聊聊我心中的社区。

#大佬们说

## 哔哩哔哩

@陈睿:“我对社区的理解,一是用户的体验不是来自于你的产品本身,而是来自于这个用户跟其他哪些人在一起。二是社区满意度比单个用户满意度更重要。你一定要选择对你的社区发展长期有利的用户,我不是不团结其他人,而是我一定要知道对我社区发展最有利的用户是谁?第一就是 UP 主。2017 年我们把首页从分区改成智能推荐,遭到用户强烈反对。但我顶着反对也要做,因为这对 UP 主有利。如果 UP 主都不生产内容,观众就散了。”

## 小红书

@chaosTALK:“我们在定义产品和定义功能时很多时候会自然的从表象出发,这是一个实体的壳子和容器,这是一套明确的规章和制度,但是真正重要的产品真正运作的方式,是这些产品使用者,这些用户在真正定义产品,就像城市的基础设施以及城市中的居民的关系。”

## 百度贴吧

@李明远:“作为社区成功的关键,我也认为最主要的就是社区的体制。外在的基础是产品模式,即首先需要知道将为什么人群提供什么样的社区环境和服务内容,定位明确后,内在的发展关键是建立适合的体制。”

#我的理解

## 社区的概念

根据维基百科,社区(行政层面)是中国内地的村级行政区划单位,属于居民委员会的管理范围,上一级是街道乡镇。至于线上社区,在我看来,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玩的地方。第一,大部分社区是 N 群人在玩;第二,完全的志同道合是稀少的,有共同兴趣爱好的是多的;第三,玩什么,线上不同于线下,脱离了物质世界,主要是对人事物的交流。

相关概念中,新闻媒体是信息的广播,即时通讯(IM)是一对一、多对多的聊天,社交是凡有过互动就算,因此微博是社交媒体,同时微博、QQ、微信、知乎等在 App Store 中的类别都是社交。

## 还有机会吗?

微博 2009 年上线,移动互联网初期有过一段低迷,2014 年开始垂直化运营全面转型媒体后二次崛起,股价在 2018 年初达到高峰,相应的也和社区渐行渐远。微信 2011 年上线,后续做了私密的朋友圈,截至 2016 年 9 月,平均日登录用户 7.68 亿,截至 2017 年 9 月,平均日登录用户 9.02 亿。虽然微信这些年对朋友圈的垃圾信息持续打击,也做了设置不看对方的动态、动态对对方不可见、分组可见、动态三日可见等功能,但 IM 侧越是成功,在朋友圈装死的人只会越多。

其他社区产品包括快手,《与花总漫谈短视频行业》中提到青海省很多用户将快手当作朋友圈来用,听到后还是有些惊讶的。小红书,2018 年初赞助土偶土创后,基本稳定在 App Store 前 20 名。再就是书影社区豆瓣、影视娱乐社区爱奇艺泡泡和腾讯视频 doki、体育社区懂球帝和虎扑、问答社区知乎、投资社区雪球、二次元社区哔哩哔哩、程序员社区 V2EX 以及泛内容社区百度贴吧等。

每个人都有表达欲,也都希望获得回应和认同,就市面上这些产品来看,还是有机会的,而任何新社区产品都需要解决一个基础的问题即用户来了玩什么,消费什么样的内容。

## 我心中的社区

### 好内容

#### 什么是好内容?

对于社区,内容比人更重要,因为是内容吸引的人,人过来后创造更多的内容,进而形成循环。因为内容,不管是对方发的自己感兴趣,还是对方对自己发的点赞评论支持,而开始建立关系是比较理想的,反之则可能存在问题。想想人人、开心、QQ 空间上同学同事各种转帖偷菜抢车位不转不是中国人,微信朋友圈里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养生鸡汤求赞投票砍一刀,同学同事行业新闻公司广告加班开会到深夜,你有没有抓狂过,有没有想过解除好友关系?

内容还会影响人的心理和行为,@纯银 的《显性内容决定论》就是讲的这个。人人、开心、QQ 空间对垃圾信息打击得不够,内容信噪比降低,很多人或不再发言,或逐渐离开。微博上充斥着各种社会娱乐新闻,自己发日常的欲望逐渐下降,因为会觉得不搭,还在刷只是因为关注者的动态。微信朋友圈生活化的内容也越来越少,现在也不是那么想发了。

内容有好坏,但过了及格线后,好坏开始相对化,主要看消费者是谁。比如网文《庆余年》、网剧《太子妃升职记》、网络歌曲《老鼠爱大米》,大众喜欢,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也喜欢,再比如今日头条、趣头条、快手、拼多多,也许你会觉得有点 low,但很多三四五线地区的用户觉得挺好的。因此,重要的是作为社区设计者的你希望什么样的内容存在,比如我希望内容真实、美好和多元。真实更有参考价值,更动人,“分享你刚编的故事” 这种需要抵制;美好,每个人对美好生活都有向往,一些公认的不美好如歧视骚扰谩骂等需要抵制;多元,就像亚马逊雨林中的各种动植物,偶有冲突,但相对和谐,共同组成整个雨林生态系统。

除了品质,还要考虑内容主题和载体,微博多社会时事娱乐明星,微信朋友圈多自拍逛吃晒娃,抖音多俊男靓女音乐舞蹈,快手多东北老铁双击 666,哔哩哔哩多二次元,脉脉多职场八卦。不同主题的内容会吸引不同的用户,人群特征和人数都不一样,大众内容关注者多,小众内容关注者少。如果我们认为人生的重要命题是成长,那读书观影、游山玩水、技能学习等就应该是社区中的重要主题。

至于载体,每种载体都有其特点,微博比博客火的一个原因是创作成本急剧降低,发微博的人比写博客的人多多了,而抖音快手的创作成本又比微博低,同时消费门槛更是急剧降低,具备基本的试听能力即可,还没上学的小朋友也能刷。众多载体中,图文的创作门槛较低、信息密度高、消费门槛还行,但由于更容易检索,就 “信息创造价值” 的角度,相对有优势。

话说回来,对内容的评估还是有必要的,这块至少可以从主题、品质两个层面考虑。主题层面,Google、百度、今日头条等根据关键词来索引,给内容打上标签,这种属于事后标记,Twitter 首创的发布动态时带 #话题,这种属于事前标记;品质层面,搜索是根据被引用的次数判断网页质量,内容平台可以根据浏览、点赞、评论量等判断内容质量。

评估完成后,我们需要将内容推给对的人,就此而言,论坛(包括传统论坛、百度贴吧、豆瓣小组等)已经落伍,因为创造的内容在无差别展示,水平不一不说,可能还有与主题无关的,信噪比低。作为消费者,只能根据帖子的回复数、加精、置顶等特征来判断内容质量以确认是否是自己想看的。

群聊也不是好的内容产品形态,加过的群聊中效率最高的是项目跟进、活动组织、微信读书无限卡组队等有明确目的的群,剩下的都比较水。QQ 群前产品经理 @郭湘琰 说过,“群的聊天,一般都是交浅言深。看上去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聊天斗表情包,但却没有人能真正走进你的内心。能真正进行高质量精神交流的,帮助自己达到心流体验的,是和有水平的朋友面对面地深入交流”。

#### 如何创造?

不论何种载体,都需要尽可能降低用户的创作成本。博客服务中简书的编辑器还不错,平常搜索产品技术问题时有很多文章来自简书,也一度看到很多产品经理和程序员在上面写文章。微博客服务中,Twitter、微博等让我们第一次做到了随时随地发动态,即刻则进一步对话题进行了推荐,结果就是即刻用户发动态时插入话题(圈子)的比例相当高,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心智,当有一个想法时,当天空很美时,当在别处看到即刻两个字时,都会想发即刻。

相比图文,音视频的创作成本更高,因为除了思考层面还有技术层面上的问题,Adobe Audition、Premiere Pro 等工具的使用有门槛。抖音的成功之处在于让少部分用户创作简单的舞蹈模板,然后全民模仿,同时 BGM 起了很大作用,视频的 BGM 就像照片的滤镜,很能弥补内容的不足。

除了降低创作成本,还要考虑社区呈现的内容,有好的内容,好的互动氛围,新内容才会越来越多。虽然现在很多内容平台都在强调创作者的收入,但个人感觉社区和媒体还是有差别的,同时物质激励是有限的,精神激励或者说用户的自我成长是无限的。

### 好人

#### 什么是好人?

好内容是相对的,好人也是相对的,同时好人不等于对的人。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些人就是更能玩到一起,同时心理学研究显示相似的人关系保持得更长久,而社区要做的就是将有相同审美、兴趣爱好的人连接在一起。同样的,世界上这么多人,你希望什么样的人过来玩,或者说你希望过来玩的人展示他们的哪一面,建立怎样的关系。比如近期比较火的哔哩哔哩,虽然早已开放注册,但正式会员才能发弹幕,而要成为正式会员或通过邀请码,或回答 100 道泛 ACG 内容的题目且得分不低于 60,这就是一种用户选择。

至于关系,好的关系是真实的。随着互联网的影响渐深,实名开始超越匿名,这里面既有监管因素,也有人的心理因素,因为线上线下不一致会很分裂。我们开始习惯分享更多的自己,对于一些人而言,可以说我们的动态就是我们自己,只是没有一个全能的产品,所以我们的灵魂分散在微博、微信、即刻、豆瓣、知乎……

好的关系是轻的,可以轻松开始,可以轻松结束。因为欣赏,开始关注,当发现闪光点不再或不喜欢的点超过了喜欢的点时,不再关注,功能层面包括但不限于直接取关、维持关注但不看 TA 的动态等。微信的群聊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随拉随退,如果需要,可以变得更正式,像 QQ 群那样,进群需要群主确认等,如果初衷不再,也无需退群,大家都不说话,把群交给时间。

好的关系是走心的,具体表现在有深度的交流,深度交流即有思考后的交流,非各种不过脑的灌水。对于社区,相关指标包括内容的沉淀和用户的互粉率,当然这是结果,不论线上线下,只有和对特定话题有所了解的人聊特定话题,整个交流才可能有内容和深度,因此对的人很重要。

未来的关系是线上线下融合的,虽然线上生活比重在不断增加,但更亲密的关系还是线下当面交流,如果社区上建立的关系能延伸至线下,再理想不过。

#### 如何拉人?

社区的建设,欲速则不达,其他产品最多拉错人,来了不用,过两天走了,社区产品的新用户如果发了不合时宜的动态或评论,影响的是整个社区生态。微博当年还是精英社区的时候,无节制地拉新,甚至推出 IM 微友,搞得很多用户苦不堪言,当时我也关注了部分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但因为兴趣有差异,时间线开始混乱,尤其烦各种转发,发一些微博时也开始有顾虑,后来索性取关所有现实中的朋友,一切关注与否以内容为准,体验才有所恢复。知乎内测了 2 年多才开放注册,第一波用户基本是资深 TMT 从业者,这也形成了知乎最初相对高知的氛围。

不同于具有完全网络效应的 QQ、微信等通信服务,社区更像滴滴打车、美团外卖等 O2O 服务,它们需要逐个城市运营,社区需要逐个兴趣点运营。当特定兴趣点下的用户密度不足时,用户发言所获得的回应就少,再发言的动力减弱,进而内容供给不足,社区很可能就越发冷清并逐渐衰落。

PC 时代,只要有内容沉淀,总会有源源不断从搜索过来的潜在用户,这也是百度贴吧的最大优势,但移动时代,搜索势微,单靠搜索引流肯定是不行的,口口相传和算法推荐更值得被重视。同时一个前提是做好留存,包括当用户过来后,如何带逛助其融入,当确认非目标用户时,如何礼貌劝退等。

### 好社区

#### 关注价值

没有绝对的好社区,只有社区设计者想建设怎样的社区,然后是如何管理好这个社区以及如何服务好社区中的居民们。衡量一个社区的用户价值主要看两点,一是内容价值,能不能获取到预期的内容;二是关系价值,有没有认识到新朋友。

关于内容价值,曾经列过一个公式:总价值 = 单位内容价值 * 影响用户数 * 内容被利用率 * 内容数量,现在微调为总价值 = 触达用户数 * 内容消费度 * 内容数量。其中内容消费度是指用户消费完内容后认知或行为的改变情况,比如看完一本书后能讲给其他人听,同时还能调整后续生活工作中的一些习惯,这就是 100% 消费度。操作层面可以通过浏览次数、评论质量等衡量。对于平台,不被看到的内容是没有价值的,但只被看到的内容也很难说有多少价值。

关于关系价值,对于社区,用户总数是重要指标,但对于单个用户,社区用户总数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有多少和自己相似的人,有多少认同支持自己的人,和多少人产生了有内容的互动,和多少人的关系延伸至线下。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好的关系会让人成长,因此也可以通过用户从仅浏览到互动,从仅互动到自己发动态,从发没内容的动态到有内容的动态的变化来衡量。

至于商业模式,从 Facebook、微博、微信、抖音等的情况来看,卖广告是最合适的,而能卖广告的前提是有足够多的用户过来玩,玩得足够久,这样我们才能对他们有足够的洞察。

#### 关注规则

一是去中心化,不要让用户看到过于不同的内容,碰到过于不同的人,因为大部分人接受不了不一样,悲喜也并不相通。网上鸡同鸭讲、鄙视互撕的事情比比皆是,从早期网易跟帖、QQ 群中的地域歧视,百度贴吧的爆吧,到近期微博的 “周杰伦超话” 事件,少数参与者嗨了,多数正常浏览信息的用户受影响了,社区的短期流量暴增了,长期价值受损了。当用户的认同感、归属感减少到一定程度时,就有可能离开当前社区。

二是建立共识,包括显性的社区规范如遵守法律法规、尊重他人名誉等,也包括隐性的社区氛围,比如不认同但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多鼓励多支持等。即刻中当你发一些攻击他人的话语时会自动转为 “喵喵喵” 发布,很好的设计。人是多面的,也是易受环境影响的,如果社区氛围友善,呈现出来的很可能是好的自己,如果氛围不友善,激发出来的可能就是不好的自己,所谓有样学样。

#### 关注产品形态

或许信息流 + 搜索框是最合适的,前者系统呈现内容,用户响应,可消费或跳过,操作成本低,适合休闲娱乐、打发时间类场景,后者用户主动表达需求,系统响应,适合学习工作等有明确目的的场景,然后在内容的基础上,用户可逐步建立关系,包括但不限于加入共同的圈子、互粉等。

或许 2019 年 7 月 11 日的即刻是最接近的,既有被动获取内容的通过兴趣(主题)分发内容的圈子,通过人(社交)分发内容的动态,通过机器(推荐算法)分发内容的推荐,也有主动获取内容的搜索(网页版也能用)。其中主题分发有 Google 快讯和百度贴吧的影子,不同的是非标和极小的颗粒度提高了内容信噪比,而圈子化后的 UGC 既能保证内容供给,更有助于找到同类。

#扩展阅读

1、产品
即刻:即刻建城
哔哩哔哩:对话哔哩哔哩陈睿怎样让社区环境更和谐
小红书:关于社区生态你可能需要思考的社区即城市
快手:拆解快手投资全过程
知乎:知乎如何冷启动
微博:新浪微博二次崛起
豆瓣小组:也说群组社区产品经验谈
QQ 群:复盘 QQ 群的产品演进之路
百度贴吧:搜索的社区化之路百度 PM 对社区的理解
2、其他
内容:请回答播客 2019内容平台的分发闫泽华《内容算法》
人:好奇心人类学

断舍离之信息关注源

# 背景

随着时间推移,信息关注源已经分散化,目前主要包括即刻、微博、微信公众号等。2015 年年初有提到微信公众号经过整理关注量已经降到 100 以下,然而现在接近 1000。有些问题需要被重新思考,关注了那么多,有看多少,看了那么多,有学习到多少,学习是以输出来论的。

# 方案

阅读的目标是什么?长期,以自己是否有进步为准。曾经感觉到,刷了好多年微博,也都是自己精挑细选过的关注者,但没啥进步。短期,以每天能看完关注的内容为准,如果看不完,继续取关。

对信息关注源的评估原则:首先是质量,鸡汤、情绪(不提供解决方案)等低价值内容取关。其次是频率,更新频率过高的取关,有价值的内容很难高产。再个,各个平台还有自己的特点:
1、即刻:内容相对生活化,聊宠物话题的,取关。
2、微博:内容相对社会化,转发社会热点蹭流量的,取关。
3、微信:内容相对长文化,转载过多的订阅号,或取关或关闭 “接收文章推送”。
4、雪球:发布非关注行业、公司内容过多的,取关。
5、知乎:赞或收藏视频内容的,取关。

阅读系列之聊聊简书(二)

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在思考一个问题,简书的产品目标是什么,最后的结论是给用户带来的价值,同时总结了一个公式,总价值 = 单位内容价值 * 影响用户数 * 内容被利用率 * 内容数量。

#内容价值

首先定义下内容的范围,文章本身当然是,只是除了文章,评论和文章的组织也是。先说评论,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文章的评论对文章主体或是一种解读,或是一种补充和完善。再说文章的组织,分类、排行、收藏夹、文集、标签 / 话题、专题 / 主题等都是对内容的组织,其中分类、文集、标签 / 话题属于线性组织,排行、收藏夹、专题 / 主题属于非线性组织。内容越多维度的结构化,越可以方便用户找到目标内容,同时方便平台为用户推荐内容。当然,结构化不是目的,最终还是为了解决用户问题。当用户面临一个问题,可能百度知道、知乎一个回答就搞定,也可能简书的一篇文章才能解决,也可能某个作者的系列文章才能解决,还可能是好几个作者的同类文章一起看过后解决的。在所有的内容组织形式中,专题 / 主题是最接近用户实际需求的,看看 “即刻” 就知道了。

然后说下价值,内容的价值是相对的。从专业角度看,一篇文章的价值,0-100 分,肯定可以打出一个具体分数,但从读者角度,由于每个人的兴趣、积累不同,一篇绝对价值 50 分的文章对于某个人的价值可能胜于另外一篇绝对价值为 60 分的文章。因此,对于内容平台而言,将优质内容分发给合适的用户才能将内容价值最大化。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让优质内容脱颖而出,二是如何让不同的用户看到自己所感兴趣的内容。对于前者,基于用户的浏览表态评论投票等行为产生的排行、编辑推荐、用户推荐等都是方式,其中编辑推荐和用户推荐的质量强依赖编辑和用户的水平。对于后者,处理方式包括分类、搜索、关注下发、社交推荐和机器推荐等,其中分类、搜索属于人找信息,关注下发、社交推荐和机器推荐属于信息找人,对用户来说后者操作成本更低,不过搜索始终会存在,因为关注和推荐无法知晓用户当下的需求。

作为内容平台,核心是内容,人是作为内容的创造者、推荐者而存在的,所以对内容的关注应该优于对人的关注,简书可以关注文集令人惊艳。之前在使用微博、知乎专栏的过程中都遇到过一个问题,就是部分关注者、专栏频繁聊其他方面的内容,而我对那些话题 / 主题并不感兴趣,所以经常会纠结是否要取关。简书的文集实质上是一种主题性写作,内容范围固定,同时由于作者是同一个,所以内容质量相对稳定。知乎应该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对专栏设计了如下规则:” 申请专栏的内容方向:专栏需要有明确的写作方向,我们更欢迎专业方向的分享,部分方向暂时不接受申请。专栏绑定的话题即代表专栏的写作方向,请不要绑定过于宽泛的话题。”

简书中另外一个可以关注的是专题,相比文集,专题可以跨作者,用户能够添加简书平台上所有文章到专题中,只是专题的质量强依赖专题维护者,而专题维护者的动力、专题的曝光机制都是我比较担心的。或许专题这种产品形式比较适合机构账号,适合个人账号的是知乎收藏夹那种,因为动力持续,或者是知乎专栏那种,因为群体成员间有相互促进作用,更能坚持写下去。

内容的价值除了相对性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好的内容不太会因为时间而褪色,一些 Evernote 中收藏的十来年前的文章,现在看来还是很有收获。作为内容平台,需要避免优质内容随时间线永久沉下去,而是有各种机制可以使优质内容不断浮起来。简友圈是一个思路,如果简书能支持用户将文章、评论、文集、专题等转发 / 分享到简友圈这个阅读交流圈子,同时其他用户可以对该条转发 / 分享进行点赞、评论和二次转发 / 分享,应该会有效果。

#影响用户数

或者说内容曝光量,就来源而言,既包括外部也包括内部。外部来源包括搜索引擎、SNS 和 IM,这个强依赖于内容质量和分享方式的便捷度、美观度,简书做得不错,既可以分享文章,也可以分享文章中所选内容,还可以分享评论,基本覆盖了所有分享场景。至于内部来源,主要包括编辑推荐、社交推荐、机器推荐、搜索、关注下发、私信和推送等。

这里重点说下社交推荐和推送,前者对应简书的简友圈,目前简友圈会下发关注者的喜欢行为,这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容易导致消息数量过多,给用户很大的阅读压力;二是作为被推荐者,光被告知好而没有原因说明是不够的。至于推送,简书做得比较巧妙的是将选择权交给了用户,用户可以选择自己所感兴趣的作者、文集、专题,当其更新时获得推送。这种对消息进行分层处理的方式在 “微信”、“即刻” 中都有体现,即特别感兴趣的推到通知栏,一般感兴趣的推到你的 Timeline,你可以打开应用查看。

#内容利用率

关于内容利用率,我们可以认为评论行为高于赞赏、喜欢,而赞赏、喜欢又高于纯浏览。作为评论者,写出优质评论也是不容易的,所以也需要激励,除了及时提醒作者回复外,还应该支持点赞和回复,同时提供优质评论置顶机制,还可以将喜欢、赞赏的用户头像罗列出来,营造一种热烈的互动氛围,促进用户进行表态、交流。对于阅读者,除了内容质量,评论质量,还需要将排版、收藏、分享等功能做好,让用户可以很顺畅地进行内容消费。

#数量

写作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因为要静下来,要思考,要整理,那么写作者们为什么还要写文章?因为有记录的需求,有表达的需求,有被肯定的需求,有交流的需求,有建立影响力的需求,具体因人而异。就我而言,是因为在简书上看到一些好的产品分析文章,挺有收获,觉得简书挺有氛围,所以也想发几篇,然后交流的需求大于被肯定的需求,同时被肯定的需求中精神方面的肯定又大于物质方面的肯定,所以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作为内容社区,生产者永远是少数,然后是一部分互动者 / 传播者 / 组织者,最后大部分是消费者。针对生产者,如何营造良好的写作、交流氛围,如何降低写作成本,如何设计良好的激励机制鼓励写作者持续产出,这都是课题。当然三方都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互动没有浏览,生产者的动力会受到影响,同时内容的价值在于传播,没有人看的内容是没有价值的。

阅读系列之聊聊即刻

大概是在今年夏天下载的即刻,之前看 @纯银 在微博上提到过好几次,使用之后,发现确实有些特别,也对信息分发类应用有了一些想法。这里想从流转流程和相关应用的角度来聊下。

信息流转整个流程包括生产、分发和消费。说到信息生产,当前即刻并没有直接涉及原始信息生产,但有对信息进行包装,这也是有价值的,比如 “支付宝” 这个主题,就很好地满足了我对支付宝产品动态的关注需求。当然严格说来,评论也是信息生产的一部分,很多时候,评论不只是内容的补充,好的评论甚至比内容本体更有意思。这块的重点在于氛围营造,营造得好,就会和网易新闻、cnBeta、懂球帝、网易云音乐、Bilibili 一样,营造得不好,评论就会水化。

说到信息分发,前期需要对信息进行过滤和聚合,不过滤很容易引起信息过载,RSS 阅读器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尤其当订阅了一些资讯网站时,内容不断被推过来,压力山大。由于信息一直在爆炸式的增长,单纯靠编辑过滤是不现实的,社会化过滤的问题在于,如何找到与用户兴趣相投的人,他们的推荐比往往比朋友更靠谱,而机器过滤的问题在于如何保证过滤效果。

至于聚合,现状是,内容分散在各个地方,单纯某一平台已经无法覆盖主要内容。比如前段业界的两个热门事件,Fenng 期权门和阿里月饼门,看到的几篇高质量评论来自微博(含头条文章)、知乎(含专栏)、微信公众号等多个平台。作为用户的我们,只是想八卦一下,只是想了解一下大家的看法,而这样一个初需,微博、知乎、微信都不能满足,清单、读读日报和即刻是可以的,只是前两者已经不更新了。

至于分发,早前的门户是直接呈现编辑的选择结果,所有人看到的内容是一样的,这也决定它只能满足特定用户群的阅读需求。RSS 阅读器、微博微信时代,用户开始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订阅关注,但发现新内容的成本较高。今日头条倒是可以直接进行个性化推荐,但信息的质量没有得到保证,同时久而久之容易陷入信息茧房。目前来看,一个新的信息分发应用应该是综合了前面这些分发方式的。

说到信息消费,首先,用户对内容的需求是多向的,既有专业方面的需求,又有娱乐方面的需求,专业方面,我们希望高质量的、高精准度的内容,可以提高效率节省时间;娱乐方面,我们希望新鲜的、有趣的内容,可以休息放松打发时间。在内容质量、兴趣程度、发现成本、及时获知四方面,今日头条做到了兴趣和成本,虽然内容略粗糙,视觉略丑陋,但还是火了。

其次,用户对内容的需求是在不断进化的,一般会向颗粒度更细、专业度更高的方向演变。移动应用刚兴起那会儿,网易新闻、ZAKER 凭借优美的设计,每天推 10-20 条精选新闻,很好地满足了用户碎片化时间下的资讯阅读需求,但用户是在不断成长的,所以我们开始更多地转向可以选择关注者不感兴趣可以随时取关的微博,转向内容随阅读习惯变化而变化的今日头条。

最后,内容呈现层面,我们正常看到一个事情,会想去了解前因后果,会想去了解大家的看法,这方面,Yahoo News DigestTimeline 是很好的创新,同时功能层面,部分内容可选可复制,支持搜索、百科查询都是必要的。

15 年年后,市面上涌现出豌豆荚一览、读读日报、即刻等新的信息分发类应用。其中豌豆荚一览,官方介绍是 “你可以从 500 多个应用中添加你感兴趣的,并在一个页面浏览它们的最新内容”。虽然可以订阅某个应用的某个具体栏目,但信息颗粒度还是略大,同时发现新内容的成本较高,可以说这种类 RSS 阅读器模式已经没落。

至于读读日报,@黄继新 提到 “我们惊叹于人们对好内容的鉴别能力,以及人们把好内容推荐给更多人的热情”,但恰恰是这两点没有做好使得读读日报最终停更,一方面用户的鉴别能力有高下之分,如何找到懂行的人来制作高质量的日报?另一方面如何维持住这部分用户的热情,尤其在蜜月期过后,毕竟很多时候我们连评论下都嫌麻烦,如何让我们不断更新读读日报?

至于即刻,官方介绍是 “轻松发现、关注你感兴趣的主题,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相比豌豆荚一览,即刻的内容颗粒度灵活很多,主题可大可小,既可以是好奇心日报佳文速递,也可以是有新的独角兽公司出现提醒,同时主题既可以针对事也可以是针对人。相比读读日报,即刻通过机器加人工,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内容质量和更新频率。相比微博知乎,即刻更专注于内容,更纯粹,没有关注者发的其他微博不爱看,关注者关注的问题不感兴趣等纠结问题。

对于即刻,暂时不想用个性化资讯应用来限定它,可以尝试满足用户更多需求,让我们少装一点应用,特别是那些低频长尾的。具体而言,对于纯内容型,比如好奇心日报、界面、澎湃、落网、小咖秀、一刻 talks 等,可以视情况推送精选内容、热门内容、具体栏目、某个作者的更新等主题;对于泛内容型,社区如微博知乎可以推社区热帖、电商如网易严选可以推每周上新、生活类如乐童音乐可以推热门演唱会精选;对于工具型,可以推其中跟通知强相关的,比如 24 节气提醒、周末也要上班提醒、下雨提醒等主题。

扩展阅读:
1、探索移动阅读
2、「即刻」上有哪些值得推荐的主题?

阅读系列之信息获取方案

不断获取信息,这样我们才会懂得更多,那么我们需要怎样的信息获取方案呢?Dz 认为一个好的方案应该兼具针对性和广阔性,高针对性,节约时间,高广阔性,不至于陷入信息茧房。早前写过 “关于 IT 阅读” 提到当时的信息获取来源,也写过 “阅读系列之常用应用” 讲自己常用的资讯应用,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以下是 Dz 当前设计的一个信息获取方案:

1、微博
满足对 #新鲜事# 的关注,推荐使用 Weico Pro 刷微博,尤其最近微博网页版不再按时间线顺序显示后。具体使用方面,一是关注基于兴趣而非现实生活中的好友关系,关注个人基本不关注媒体,同时设置备注名称,并不定时取关;二是重要的微博收藏,同时减少长文阅读,长文多直接存入 Pocket;三是控制微博使用频率。
使用时间:上下班路上、排队吃饭、午休前、下班后。

2、懂球帝
满足对 #足球资讯# 的关注,当然现在也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新闻数量开始变多,深度分析略少,同时不支持直接将文章存入 Pocket 和 Evernote。
使用时间:起床后、排队吃饭、午休前。

3、微信
满足对 #长文# 的关注,包括公众号和单聊、群聊、朋友圈中朋友转发的文章,推荐质量还可以。具体使用方面,一是控制关注数量,将必看的几个订阅号置顶,如果非独家且更新频率不高,那么尽量在知乎、简书等其他平台关注,因为微信不支持直接将文章存入 Pocket 和 Evernote;二是重要的收藏,并定期在微信 PC 或 Mac 端进行整理。
使用时间:定期

4、知乎
满足对 #问题# 和 #话题 #的关注,感兴趣的问题、专栏和人关注,优质答案收藏,其中专栏如果更新过于频繁,取关,再个现在关注的人略多,已经有点影响首页信息流质量,迫切需要备注功能,以便考虑取关。
使用时间:关注通知,同时需要时定向阅读。

5、简书
满足对 #专业# 的关注,简书很难得地聚集了一批产品经理在上面写产品分析文章,也因此简书的搜索更需要优化一下,支持按时间段筛选,按阅读次数等排序。
使用时间:需要时定向阅读

6、Reeder
满足对 #博客# 的关注,仍然有人在写博客,而且内容质量较高。推荐使用 Reeder 跟踪博客更新,一般遇到不错的博客,先在 Web 端使用 Feedly 订阅,然后移动端使用 Feedly 帐户登录 Reeder 阅读。
使用时间:定期

7、电台
刚开始是因为大内密谈开始听电台,推荐使用 Castro 收听节目,至于节目推荐单以后单说。
使用时间:上下班路上、睡前。

8、视频
网易公开课、网易云课堂等。
使用时间:较少

9、杂志
早前订阅过一段时间的《商业价值》,原因在于内容质量较高且渠道独家。
使用时间:较少

10、读书
书的内容相对系统,即使略滞后,了解历史也能让我们更加理解当下,载体包括实体书,微信读书、多看、豆瓣阅读等应用以及 Kindle 等电子阅读器,其中特别推荐微信读书,激励机制做得很好。
使用时间:下班后、周末、旅途中。

11、Pocket
满足稍后读需求,主要是现在时间碎片化,长文经常来不及看完,同时阅读渠道分散,需要一个总的暂存地方。推荐在 Chrome 上安装 Save to Pocket 扩展,遇到待看的文章直接存入 Pocket,重要的添加标签,而整理 Pocket 时重要的存入 Evernote,不重要的删除。要说待改进之处,一是加强中文文章推荐能力,同时考虑满足用户阅读资讯时的交流需求;二是和 Evernote 一样,支持在百度、Google 的搜索结果页同时显示 Pocket 内搜索结果。
使用时间:定期

12、Evernote
满足存储需求,作为第二大脑,推荐在 Chrome 上安装悦读和剪藏扩展。

13、其他
推荐的一个应用:即刻,满足微博、知乎等之外的信息获取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