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老田来北京,然后几个高中同学聚了下,期间闲聊,凭记忆、认知整理如下:

## 如何不错过下一个拼多多?

饭桌上我提了个问题,为什么比特币狂跌了,我才开始知道比特币?为什么拼多多 GMV 超千亿了,我才开始知道拼多多?

阿呆提到互联网看起来是让信息更平等,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信息茧房中,虽然我每天也都在看各种资讯,但就是没有关注到拼多多,因为我不是拼多多的用户。话虽如此,但这并不是我不知道的理由。

清明节回家了解了下,老妈在拼多多拼过两三单,商品质量确实一般,但价格也确实低。她们厂里的同事大概是 2017 年开始使用拼多多,而我是 2018 年年后各大互联网媒体频繁报道拼多多时才了解,其实早前拼多多就有赞助中国新歌声,当时看过两集的,只是选择性忽略了。

我不是拼多多的用户,我是严选的。前两天网易严选两周年,刚算了下已经在网易严选下了 30 单。网易严选影响的是哪些品牌或渠道?根据下单商品品类来看,是线下超市、男人袜以及无印良品、优衣库等,无印良品和优衣库我都没来得及成为他们的用户就被网易严选截胡。再扯远一点,未来网易严选会影响哪些品牌或渠道?不知道答案会不会是中国人在代工生产的都会。

期间还提到名创优品,名创优品的老板早前做 2 元店哎呀呀,做到 5 亿,到天花板了,然后到日本考察百元店并引入国内,现在全球 3000 多家店而且每个月还在不断增长。店面高端大气上档次,商品还便宜,20 块钱的眉笔和那些大牌眉笔质量没太大差别,可能实际就是那些大牌眉笔代工厂生产的,既能满足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用着又还行,何乐而不买。

说到购物这件事,有一系列问题:一个是用户是否都有覆盖到?每个人都有购物需求,而老妈这个群体的购物需求一直没能被很好地满足,她没有支付宝账号,之前购物多是线下完成或家人代下单,淘宝对于她而言,并不方便。这个问题存在持续近十年,之前不具备解决的条件,而随着这两年微信支付的崛起,支付环节的体验不再是问题,拼多多抓住了这个机会。老妈就是网上说的那 “微信 9 亿 – 淘宝 5 亿” 用户,她的微信至今也未绑卡。

再个,用户的变化是否有关注到?阿呆举了个喝酒的例子,老爸那辈可能喝劲酒,而我们喝江小白,江小白真的比劲酒好喝多少吗,未必,或许就是想换一个和他们不一样的品牌,商品并不只是满足功能性需求还有情感性需求。

至于所谓的消费升级,基础是现在大家手里的钱多了,小时候月工资比如 300 元,现在大家月工资 3000 元,日消品这些年涨价并不多,那剩余出来的钱怎么花是个问题。社会发展太快,我们很多人的价格观念还停留在小时候。

现在说的这些,不管是对用户的理解,还是对购物行为、社会经济发展的理解,都是很基础的东西。如果沦落到看 36Kr、虎嗅等媒体的报道才能理解某些事情,只能证明我们对这些基础的东西认知还不够。媒体终究是报道,报道相对滞后,最多也就做到让我们先看到现在。

## 如何消除焦虑?

现场每个人,不论从事的哪个行业,不论在什么岗位,都是焦虑的。如老田所说,应对焦虑,要么提升能力,要么降低欲望,20 岁前是提升能力的时候,40 岁后是降低欲望的时候,而中间这段时间面临转换,可能这也是我们纠结的原因。

焦虑来自和同龄人的比较,我们不怕被时代抛弃,而是怕被同龄人领先太多,只是单纯焦虑并没有用,该搬砖还得继续搬。全中国 2 亿 80 后,也就一个 “胡玮炜”,如果路是自己选择的,即使最终没有成功,那么自己也不会太难过。

关于选择,阿呆讲了个故事:有个三只松鼠的朋友,当初去面试时,公司一个人都没有,吓一跳,因为都在搬货应对双 11,然后直接没日没夜地干了 7 天,当时工资也不高,不断有人离开,后来有天老板说要上市,结果当天又走了一批人,现在他成为工号前十的员工。可能有些时候,“很傻很天真” 也很重要,当然事后问他为什么留了下来,他说当时失恋了就没走。

关于快慢,阿呆还提到他的创业,那是 14 年的秋天,先注册的公司,然后寻找的创业方向,而现在他认为应该是先发现问题和市场,如果两三个人能搞定那就两三个人搞定,实在搞不定了必须要成立公司了,再公司化运营,所以什么是快,什么是慢?

说来他们公司那些 95 后也是他焦虑的来源,在 KTV 他唱周杰伦的歌,他们都不太知道,而他们唱的什么古惑仔电影里的粤语歌,他也不太知道,说明明自己也没工作几年,但感觉就老了。233